阿樹

我很爛

【承花】为了我,活下去

花京院,这一次为了我活下去。


*微虐*


*ooc*


花京院喜欢望着窗外,他总觉得月亮在预示着死亡。

恐惧,担忧,不安种种不美好的情绪像是被一位不会做饭的人混在一起,发出黏腻而腥的味道。

今天的花京院,也活了下来。

但每次躺在病床上时,腹部的伤口总会隐隐作痛,它像是一只虫子,食人血肉的贪婪无比的虫子。花京院典明不知道自己还能维持多久,一周?半月?甚至是半年?他不敢想,他怕自己越想就走的越早,越悄无声息,连对另一个人道别的时间都没有。

空条承太郎。花京院想到的第一个人。如果自己死了,他那常年冰霜的脸上,会有一丝动容吗?他会不会责怪自己呢?

花京院还是摇了摇头,都一个人孤独惯了,这才五十几天就挂念上了朋友。默默死去才是最好的道别方式吧。

想着想着,花京院便渐渐睡去。在梦里,他梦见了那个自己受伤的夜晚。那晚的月亮好像很圆,本来都下定决心战斗后和那个男人说清自己的心意呢。之后便没了记忆,在醒来时,已经躺在了病床上。

花京院睡的很熟,借着月光可以看见他随意散着的秀发,空气中还有股樱桃气息。病房的门被缓缓打开,一位身着校服的男子走了进来。

承太郎只有夜里才会来看望花京院,是逃避,是掩饰,这些只有他自己能懂。花京院的脸因病痛变得日渐惨白,一天一天的瘦下来,已经没有了原来那股子刚强和美艳。承太郎伸出手,抚上了花京院的脸。

“你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。其实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。”回答承太郎的,是月色的皎洁和黑暗的寂静。

“本来等着你好起来再和你说的,但是我怕你就突然走了,连声招呼也不打。你是这样的人吧,习惯了孤独,也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。”

病房中的承太郎,牵起了花京院的手,大手的温暖让花京院感觉到安全感,动了动,但没醒来。

“花京院,活下去。”一向话少的承太郎好像将下半辈子的话,都在今晚诉完,他很害怕床上的人就这样离开他。

在梦里,花京院听到了承太郎的话,心绪就是翻涌的浪潮,一阵一阵拍打着花京院内心的最深处,这股感觉太汹涌,让花京院无法呼吸。

我想活,承太郎,我想活下去。

就这么想着,腹部的伤口却疼的让他无法开口,那只偌大的虫子像是要把他的梦咬碎一般,一点一点吞噬着,一点一点侵蚀着。花京院被这样的求生欲和伤口的疼痛折磨着,在生与死之间徘徊着,寻觅着。

“花京院?花京院?”承太郎发现了他的异样,不停地叫喊着,这可能是他人生中第二次这么着急吧,第一次是什么呢?他没来得及回忆。

“承太郎,”花京院睁开了双眼,“我要活下去。”

承太郎,我要活下去,为了你,哪怕是病痛也可以。

花京院,活下去。